《哥,请抱抱我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哥,请抱抱我- 第6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。我疼得大哭起来,哥哥说:“男生应该勇敢,不要随便哭。”然后我就不哭了。伤口处理好了以后,哥才在我身边坐下,我看他累得满头大汗,觉得又想哭了。可是一想到哥说的话,又拼命忍住了。 

  哥哥问我:“哪几个混小子欺负你?我去教训他们。”我说:“他们都被我打倒了!”哥哥很惊讶,摸了我的头,说:“不愧是小浩啊,就是有你哥的血统。”我问他为什么不骂我,哥哥说:“不会打架的男生就不是男生了。” 

  我听了以后,很崇拜哥,我为有这样的哥哥而感到自豪。这件事让我终生难忘。 

   

  下面有一行红色的批语:有这样事事偏向自己的哥哥固然好,但是打架是不对的,希望钱文浩同学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 

   

  下面一篇的字就与前面两篇截然不同,瘦长俊逸: 

   

天使 



  现在我才知道,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烙印下许多人的足迹。没有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,什么时候走,从何处来,要到何处去。将自己所能给你的都带给你了,他们会离开。幼稚的人总想抓住他们雪白的翅膀,成熟的人会站在原地默默观望。 

  一转眼,他已经离开两年,而我突然意识到,自己已经是个高中生。 

  破旧的小木箱子里,装的东西由积木变成变形金刚,然后变成遥控赛车,溜冰鞋,足球,篮球……直到两年前,再也没有变过。 

  ………… 

  …… 

  人生原本就是一场华丽的梦,过去了,也只剩残痕。有那么一句话:思念就如同一杯凉水,要经过长时间的酝酿才能流成热泪。 

  美好的事,惟有变成回忆。 

  而那些路过的人,人们给他们起了一个动听的名字——天使。 

   

  一篇很长的散文,下面又有红色的评语:文字驾御能力提高了不少。青春期的少年都很懵懂,有难过的事记得要找身边的人分享。另:你和你哥哥的感情很好。 

   

  小李把最后那篇文反复看了几次,心惊肉跳。如果不知道文中那个“他”是钱易然,她会让人以为是失恋女孩写的文。 

   

  钱易然回到办公室坐下,打开手机盖,看着照片上的钱文浩,微笑了一下,又将手机关上。这还是他第一次坐在办公桌前浪费时间这么久。 

  这样的动作反反复复十来次,电话突然响了。 

  接通后,电话那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易然啊,猜猜我是谁?” 

  钱易然顿了顿,突然坐直了身子:“张建?” 

  张建在那边大笑三声。 

  “算你有良心!星期六老同学的聚会,要不要参加呢?” 

  “好,都是高中同学吗?去什么地方?” 

  “我们是去PUB玩,这回去啊,可是有惊喜的哦。你猜猜有谁要去?” 

  钱易然笑道:“你们不会把韦老师也叫去了吧?” 

  “我哪敢啊,以前就她骂我最多了。我们叫的人呢,嘿嘿……”说到这,故意停了一下,“那个人的名字就是——魏佳宁!” 

  钱易然呆住,许久才慢慢说:“那是我们同学吗?” 

  电话那头也呆住了。 

  “大哥!你有没有搞错?!不知道魏佳宁是谁?!我的天啊,就是那个才替CUCCI代言的MODEL,你竟然不知道?……” 

  “呃,我不知道。她很漂亮吗?” 

  “很漂亮!真人比电视上漂亮几百倍,你来了就是了!” 

  “好,我到时候就看看你的眼光了。” 

  “嗯,晚上九点半,DANGEROUS,别来迟了!” 

  心不在焉地和张建打完电话,又想起了星期天晚上的约会。钱易然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,头靠在靠背上,转椅旋了好几圈。 

第 11 章 

  Dangerous。 

  酒吧里漫摇乐声响起。 

  钱易然到的时候,张建已经和一堆男男女女坐在那里等候。刚坐下来,便递上了一个高脚杯,笑道:“MARTINE。”钱易然接过鸡尾酒,跟着坐了下来。 

  “这些人都不用介绍了吧?”张建指了指左边的一群人,又指了指坐在自己右边的女人,微微一笑,“Daisy。魏佳宁。” 

  魏佳宁面前放着一杯GRASSHOPPER,薄荷香和奶油味逸出。一张清秀的脸,抹了淡蓝色的眼影。黑色的性感吊带裙,卷法挑染了几缕棕色。确实是个很美的女人,身材娇好,且颇有气质。仅仅是坐在那里,就吸引了不少人的侧目。 

  钱易然向她举杯,微笑。 

  她亦回敬。 

  张建对着旁边的人挤眉弄眼,然后在钱易然的耳边低声说:“他们说你不近女色,我和他们打赌你一定会看上Daisy。你不会丢我面子吧?” 

  钱易然蹙眉。 

  “说什么呢,我不找女朋友。” 

  张建用力推了他一把:“你有没有搞错啊,大哥!你连她都嫌?你要不要我回古代帮你把四大美女都挑过来给你选啊?” 

  钱易然忍不住露出笑容,转头轻声说:“阿建,你钱哥我心有所属。懂了?” 

  张建疑虑道:“真的假的?别诓我。” 

  钱易然依然只是笑。 

  张建贼笑:“哦?那搞定没啊?” 

  钱易然摇摇头,笑意更浓了。仰头将杯中的鸡尾酒一饮而尽,凑到张建耳边小声说:“不过快了。”他将杯子放在桌子上,看着杯上滚动的晶莹酒光,笑得如痴如醉。 

  张建还没来得及拿他开刷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。 

  翻开手机盖,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字“钱文浩”。钱易然的眼睛瞬间被点亮了,接电话前竟犹豫了许久。最后保持镇定地按下接听键—— 

  “喂。” 

  “……” 

  “喂?” 

  “啊啊,哥。”钱文浩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匆促,“那个,明天……” 

  钱易然锁眉:“明天怎么了?” 

  “今天突然接到通知,明天要考试,所以……” 

  “哦。”钱易然顿了顿,“那算了。” 

  那边还没回话,钱易然就挂掉了电话。 

  张建担心地瞥了他一眼:“易然,你没事吧?” 

  钱易然摆摆手,倒了一杯MARTINE,喝下去。张建低声道:“哎,我弄错了,你喝的那杯不是MARTINE,是DANGEROUS,别喝了,这种酒容易醉!” 

  钱易然怔了怔,将杯子放下。 

  这时收到一条短信。 

  打开一看,简单几个字:哥,对不起。 

  酒吧里突然变得闷热且喧哗。钱易然提起一口气,看着那条短信发呆了许久,最后狠狠把手机盖关上,发出啪的一声。想了想,又打开盖,按住关机键。 

  屏幕黑了。 

  钱易然又倒了一杯DANGEROUS,再一次喝空杯子。 

  张建的劝说似乎已经完全无用。 

  一杯杯下肚,依然未觉醉意。这种鸡尾酒正如其名,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鸡尾酒,因为它喝起来的口感很好,等到发现不对的时候,已经相当醉了。 

   

  所以之后的事,钱易然什么都不知道。 

  他只依稀记得,离开PUB的时候,外面下了大雨,他迷迷糊糊地开着车,径直赶向富丽华。尽管那里不会有人等他。尽管钱文浩已经说了,对不起。 

   

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钱易然发现自己竟是在富丽华的双人间中。 

  他慢慢坐起身,揉了揉自己因酒醉而发软的身体。 

  突然想起什么事,连忙抽出床头衣包里的手机。短短几秒开机和寻找网络的时间让他烦躁到几乎砸东西,可是他愕然发现一件事——他没有穿衣服。 

  掀开被褥。 

  钱易然瞬间面如死灰。 

  手机忽然震动了几下。 

  六条短信。 

  第一条,22:43,钱文浩:哥,你生气了吗? 

  第二条,23:11,钱文浩:要不然,我们今天晚上见?我现在就去富丽华。 

  第三条,4:58,钱文浩:哥,那个女人是谁? 

  第四条,5:23,钱文浩:昨天和她,今天和我。你是这样安排的? 

  第五条,5:48,张建:你小子有能耐,别太花啊。 

  第六条,6:36,钱文浩:我走了。 

   

  钱易然看了看现在的时间。 

  7:27。 

  披了件衣服,翻身下床,拉开窗帘,外面还在飘着些细雨。整个城市还笼罩在早晨清新的空气中。钱易然猛地拉上窗帘,狠狠咬住嘴唇。 

  不知呆了许久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—— 

  “醒了?” 

  钱易然面无表情地回过头。 

  魏佳宁刚沐浴出来,整用毛巾擦拭着自己湿润的卷发。 

  “穿好衣服,下去吃早点罢。”见钱易然老没反应,抬头疑虑地看着他:“怎么了?酒喝太多身体不舒服了?” 

  钱易然冷冷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 

  魏佳宁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。 

  “为什么?你昨天说要送我回家,结果把我带到这里来了,一开了房间就扑到我身上。你说为什么?”她一脸无所谓地脱下仅剩的浴袍。 

  钱易然自然转过身去。 

  魏佳宁笑了:“什么都做了,现在反倒害羞,你这人真好玩。” 

  钱易然脑袋里一片乱麻,抓着外套就往门外冲。 

   

  “慢着。”魏佳宁挡在了房门前,“不过419么。我可没说什么要你负责的话,不用着急。但你是男人,有点风度,先送我回家,OK?” 

  直到出了电梯,两人之间都一直沉默。 

  “我从没见过你这么没情趣的男人。” 

  魏佳宁开了钱易然的车门,坐进去。 

  钱易然坐到驾驶座,脸色铁青地踩下了油门。 

   

  大雨过后的细雨依旧在丝丝飘落。 

  富丽华大酒店的停车场,诸多名车整齐排列。 

  一辆黑色奔驰后,走出一个少年。 

  少年脸色苍白,面容清癯。短碎发上的水滴落在肩膀处,顺着瘦削的线条划落下来,浸入已经湿到不能再湿的衣服中。 

  他用力握住衣角,水珠噼里啪啦落了一地。 

   

  一股怒气冲入脑海,胸膛上下起伏。 

  看着哥哥的宝马渐渐驶远,钱文浩拨开额前的湿发。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,却忍到双眼发红,浑身发抖,固执地不肯掉下一颗眼泪。 

  他以为自己是不同的。 

  他以为哥哥对自己的感情是与别人不同的…… 

   

  钱易然,不久的将来,你会比我现在痛苦一百倍。 

第 12 章 

  下午四点过。 

  S大校园门口,一辆白色的宝马。 

  年轻的男人靠在车门上。 

  眼镜取下来以后,少了几分书生气息,多了几分不羁潇洒。只要路过的人,尤其是女学生,一定会回过头来看他一眼。不少人认出了这张天天出现在财经杂志头条的面孔,但是没人敢像追星一样冲过去和他说话。 

  手机关了七天,EMAIL发了也不回,一打家里电话就不在,就连BLOG都很久没有更新……总之,钱文浩失踪了七天。 

  除了这种方法,钱易然已经想不到别的了。 

   

  钱文浩正在教室里收拾东西。刘聪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 

  “耗子,你听说没?三院的那个赵海林被退学了。” 

  钱文浩点点头。 

  “哦。” 

  “我说你这几天怎么精神这么差?做什么事儿都跟漏气的皮球似的,看了真累。”说到这,刘聪忽然阴笑一下,“嘿,难不成是因为你看上未来嫂子了?” 

  钱文浩蓦然抬头。 

  “未来嫂子?” 

  刘聪嘁了一声,丢了一本杂志在钱文浩的桌子上。 

  “这是郭琳琳的,别给她弄坏了。” 

  又是《当代影坛》。钱文浩看了看封面上的几个大字,还有右下角一张魏佳宁的照片,顿了顿,把书给拨开,将书包背好。 

  “赵海林为什么会被退学?” 

  总算是讲到自己想说的话题了,刘聪眉开眼笑地走到窗旁晒太阳。 

  “因为他啊,同性恋。” 

  钱文浩的脑中一片嗡鸣,晃了晃脑袋,故作镇定。 

  “瞎扯。同性恋还退学不成。” 

  刘聪懒洋洋地说:“当然退学的理由不是同性恋。但是你忘了,自从上个学期期末开始,他就一直被学校记过?他和他那个在宿舍里亲热的时候被生活老师逮着了,送到学校,只能小惩罚。但是实际学校找他麻烦就是因为这事儿。” 

  钱文浩抓紧了衣角,吞了口唾沫。 

  “可以换所学校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