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哥,请抱抱我》

下载本书

添加书签

哥,请抱抱我- 第7部分
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鞘导恃U宜榉尘褪且蛭馐露!薄

  钱文浩抓紧了衣角,吞了口唾沫。 

  “可以换所学校,也没什么。” 

  刘聪摇摇头:“现在虽然说什么同性恋无罪,实际上,同性恋毕竟是异类,大家都还在意呢。赵海林以后要改不掉,一辈子都别想好过。” 

“那……如果是兄弟姐妹乱论呢。” 

  “乱论?如果是表的或堂还说得过去,一个父母话……”刘聪笑了,“跟人畜没区别。” 

  刘聪扶着窗边,精神抖擞。 

  钱文浩的脸色煞白。 

  刘聪眼睛突然睁得老大:“哎呀,耗子,你哥啊!” 

  “没有,没有,他没有!”钱文浩脸色更是白得像张纸。猛然站起身来,凳子被撞翻了,桌上的书本劈里啪啦掉了满地。 

  刘聪回头,莫名地看着他。 

  “你在说什么呢?我说我看到你哥了。” 

  钱文浩这才怔怔放下手中的东西,走到了窗边。 

  一看到钱易然,眼睛就移不开了。 

   

  细雨绵绵。 

  连续下了几日的雨,这一日也不例外。 

  钱易然坐回车上。 

   

  “可怜赵海林这孩子以后就毁了。” 

  “哎,我不歧视同性恋,可是两个男人……哎,赵海林确实不适合待在这个学校。但是他要当个同性恋,以后找工作可能都难。” 

  两个门卫一直都在讨论这个问题,整整两个小时。 

  钱易然烦躁地坐直身子,用力捶了一下方向盘。 

  叭———— 

  冗长尖锐的喇叭声划破寂静的校园。 

   

  教室里空荡荡的。 

  钱文浩站在窗边,看着白色的小轿车的发动机一次又一次启动,熄灭,启动,熄灭……一整颗心也跟着七上八下,几乎就要冲出教室。 

  雨越下越大。 

  再这样下去,他一出教学楼就会变成落汤鸡。 

  天色渐晚。 

  钱文浩拉开了灯,教室里明亮,却更衬得外面景色一片漆黑,唯独宝马的车灯一直亮着,格外突兀。门卫已经到车门前去了几次,都摇着头回来了。 

   

  十二点过。 

  钱文浩站在通宵自习室的走道前,看着窗外的校门。 

  门前的一片小草地,偶有轻风吹动草叶。 

  除此之外,寂静无声。 

   

  之后的几个月,平平淡淡,照样上学放学复习娱乐,偶尔和同学们去网吧包夜,唱KTV,蹦迪,喝酒,或者连续几天在寝室里通宵对战网游。一切与以往一样。 

  一切都与钱易然回来前一样。 

  并不悲伤,只是少了点东西。 

  钱文浩似乎忘记了自己要报复钱易然的事,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过着。 

  钱易然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公众人物,会他周围的人提起,会偶尔被父母提起,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他的脑海中。 

  但是,已经从他的生活中离开。 

   

  后来,他听说了一个消息——钱易然要结婚了。对象是魏佳宁。婚期和地点几乎是在眨眼间便定下来了,快到连钱胜和陈思敏都来不及接受。 

   

  一张巨大的照片。 

  笑得乖巧的哥哥。手拿纸飞机,追着哥哥跑的的弟弟。 

  钱文浩坐在房间里,看着墙上的照片,抱紧了枕头。 

   

  然后他发了一个短信给钱易然:哥,最后一次。摩天轮。 

   

  不记得曾几何时,摩天轮被冠上了幸福的名号。 

  华丽的肢体,缓慢的节奏,还有手中的棒棒糖。笨重而巨大的轮盘,承载着幻化的爱情,一刻不停歇的送到天上去。 

  不记得从哪个守望的傍晚开始,钱文浩居然也相信了摩天轮的魔力传说。 

  摩天轮到最高点的时候,钱文浩吻了钱易然。 

  然后两个人在里面发疯似的Zuo爱,像失控的野兽。 

   

  天亮之前,摩天轮转了一圈,又一圈。 

第 13 章 



  钱易然结婚后两个月。 

  星期日。 



  燕莎购物中心。 

  一辆白色宝马在停下,保镖开了车门么,一个年轻女人走下来,脸上略施淡妆,一身黑蕾丝裙,身材姣好,路过的人都会禁不住回头看她一眼。魏佳宁拉了拉车里人的手,亲亲密密地喊一声老公。 

  再走出来的人,又引得行人注目。 

  钱易然难得打扮休闲,白衬衫衬得脸颊清秀迷人。 



  真正的金童玉女。 

  魏佳宁挽着钱易然的手,笑吟吟地说:“老公,今天人家不想逛商场。” 

  钱易然微笑,眉间几缕碎发乌黑明亮。 



  “那你想去哪里?” 



  “我们就逛街好不好?难得你有假期,就陪陪人家了。”魏佳宁握住他的手,歪头看着他。明明是发嗲的口吻,却丝毫不做作,小鸟依人的姣妍模样,羡煞旁人。 



  钱易然点头:“行,我们走哪边?” 





  魏佳宁指了指南方的新街:“那边我很少去。” 

  钱易然怔了怔,却没说话。 

  魏佳宁在他身上轻轻拧了一把:“小浩的学校也在这条路上,你居然没反应过来?我们逛完街,顺便带他去吃饭,好不好?” 

  钱易然笑道:“今天是星期天。” 



  魏佳宁恍然大悟,扁扁嘴:“我都忘了。” 

  然后挽住钱易然,一路朝那边走去。 



  繁华的步行街,人来人往。 

  年轻的女孩子穿着清凉的衣服,牵着男友在街上信步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,不时踮脚与男友耳语几句,然后两人会心一笑,温柔地亲吻。 



  钱易然看着他们出神。 

  幸福的情侣。 



  旁若无人地牵手,拥抱,亲吻。 

  只要在一起,就一定会被周围的人祝福。父母,朋友,亲戚。 

  就像他与魏佳宁。 





  魏佳宁在一家装饰品店前徘徊了一阵子,转过头唤他进去。 

  钱易然这才回过神,匆匆忙忙跟她进去。 

  零零散散的小挂件,满目琳琅。 

  卡通的,朴素的,华丽的发夹。 

  魏佳宁取下一只发夹,理了理蓬松的头发,将一绺卷发别好,看着镜中的自己。雪白皮肤,淡紫眼影。红樱般的唇,饱满丰润。镜中的女人绝美倾城,成功吸引了周围人的眼光。 

  钱易然的目光却停在那个发夹上。 

  银色的小鱼发夹。 

  他想起了一个小男孩。 

   



  五六岁的年纪,皮肤细腻柔嫩,就像刚划开的豆腐。圆圆的脸,圆圆的眼睛,柔软发黄的短发。坎肩小体恤上,一只米老鼠。稚嫩的声音在喊着,哥哥。 

  小学的自己正坐在桌旁写作业,见男孩来了,却笑得再也写不下去。 

  小男孩头上别了一只发夹。 

  粉红色的蝴蝶结,缠着薄薄的丝绸。 

  他仰起颇像女孩子的脸,指了指那个蝴蝶结,大眼睛眨巴眨巴。 

  “哥哥,好不好看?” 

  笑够了,坐直身子,一把扯下他头上的蝴蝶结,吹掉蝴蝶结上的头发,俨然说男孩子不准戴这种东西。虽说如此,那孩子真的很适合戴女孩子的玩意儿。 

  小男孩的嘴可以挂油瓶了。 

  “我找刘燕要了好久她才送的,你不喜欢算了,还给我!” 

  板着脸说,没收。 

  小嘴抖了抖,小男孩的脸皱成一团。 

  “还给我!” 



  再次板着脸说,男孩不准戴这种东西,明天我去替你还给刘燕。 

  小男孩眼眶一热,豆大的泪珠滚滚落下。 

  小小的身影跑了出去。 

  “妈妈,哥哥抢我的东西,帮我要回来,呜呜~~~” 

  门外传来了父亲的吼声:“什么?钱文浩戴蝴蝶结?给我拿条子来!” 

  哭声愈发响亮。 

  苦笑,出去替他说情。 

  瘦瘦小小的身体一下扑倒在怀中,摸摸他的脑袋,一会就安静下来了。 

第 14 章 



  钱文浩回到家,第一眼就看到满屋子的人。 



  钱胜,陈思敏,魏佳宁,钱易然。四个人整齐坐在沙发上,气氛颇沉重。钱文浩想飞速退出门去把耳环取掉,但是已经来不及。 

  钱胜在后面喊道:“钱文浩,你进来。” 

  钱文浩磨磨蹭蹭地进去。 

  钱易然坐在沙发上,垂头不看任何人。 

  “你和那些小混混待在一起,是不是?”钱胜站起来,慢慢走到钱文浩的面前。他的目光停在了钱文浩的头发和耳朵上,眉头渐渐蹙了起来。 

  钱文浩看了一眼魏佳宁。 

  “是她说的,是不是?” 

  魏佳宁连忙站起来:“小浩,嫂子真的很担心你。” 

  钱文浩冷笑一下,指着钱易然说:“还有他,是不是?” 

  魏佳宁急道:“和你哥没有关系,都是我说的。” 

  钱文浩一脸讥讽。 

  钱胜严肃道:“立刻和你的那些猪狗朋友绝交,听到没有?” 

  “不可能。” 

  话音刚落,便被钱胜狠狠甩了一个嘴巴! 

  钱易然慌道:“爸,别打他!” 

  钱胜一脸恼怒:“不打?不打都不知道他要变成什么样子!你看看他的头发,耳朵上戴的什么东西!再看看他的衣服,这和那些流氓下三滥有什么区别?!” 

  钱文浩冷冷道:“没错,我就是流氓下三滥。” 

  陈思敏也急了:“小浩,你怎么这么……” 

  “你还敢说?!” 

  钱胜第二巴掌打过去—— 

  啪! 

  钱文浩用手臂挡住,怨怼地看着自己的父亲,母亲,嫂子,还有哥哥。一个人一个表情,却都是在把他当怪物看。他们站在这么高的地方,俯视他。 

  他恨他们。 

  尤其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,自以为是他嫂子的女人! 

   

  一股火气冲入他的胸口。 

  他重重拨开钱胜的手,拉开门冲出去。 



  “钱文浩,你给我滚回来!!!”钱胜在后面怒不可遏地大吼。 



  钱文浩什么也听不到。 

  他在他们面前,毫无尊严可言。尤其是那个男人。坐在墙角,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男人。不过不能怪钱易然,是他自己作践。 

  是他自己投怀送抱。 



  他只觉得恨。 

  他恨他们。 

  他恨魏佳宁。 

  他恨钱易然。 

  他放纵自己,他堕落,他和不良少年厮混,他知道自己在犯错。可是,他盲目地错下去。一直以来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可是今天,他终于明白了。 

  只是想得到安慰。 

  只是想让钱易然看了以后,责备他,心痛他,可怜他。 

  可是钱易然没有。 

  钱易然毫不关心。 

  钱易然关心的,是他的朋友伤害了魏佳宁。 

  钱易然关心的,是躲在背后默默流泪的魏佳宁。 



  从头到尾,只是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。 



  *** *** *** 



  钱文浩几乎快忘记以往的自己了。 

  每次经过篮球场,看着那些穿着运动体恤,手抱篮球,头发黑亮的男生,他会颇鄙视地瞧他们一眼,与朋友说,那些都是傻逼,土包子。 



  每天周游在网络,女人,烟酒,大街小巷,成绩直线下滑,辅导员找他谈话许多次,他毫无反应。但是,依然不会有人问,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堕落吗? 

  大家都生活在自己的圈子中,无人会去管一个与自己不相关的人。 



  期末考试到了,成绩单上全A的他,挂了三科。其中有两科,是因为他在网吧包夜忘记参加。辅导员已经不再劝说,丢下一句话就走。 

  补考。 

  刘聪走到他身边,替他叹惋。 

  钱文浩冷笑。 

  补考?中国大学生的补考,不就是补钱么。别说挂三科,挂十科我都不怕。咱家什么都没有,有的是钱。老子就是不上课也没人敢挂我的科! 

  刘聪扁扁嘴,离开了。 



  空荡荡的教室,只剩下钱文浩一个人。 

  看着桌上的成绩单,鲜红的字,十分刺眼。 

  耸肩,故作无谓地吐一口唾沫。 

  停了许久,一脚踹上桌脚,桌子在原地晃荡了一下,轰然倒地,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。钱文浩的身体一下缩了起来,眼眶倏然通红。 



  实际上,钱胜是个极好面子的人,他要听到自己儿子挂科了,不但不会给钱,只会把他呵斥一顿,赶出家门,等补考过了再放
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